asakouyou

They belong to each other. I own nothing.

p1尚峰主 p2漠北君 p3飛機菊苣

突然覺得kiss系列可以日更了。

Kiss22.03

他的淚水是鹹的。


指尖每經一處都會引起身下人的顫慄,肌膚的觸感令他愛不釋手,只想教人裡裡外外都打上自己的記號。


今天把他欺負得有些狠了。


但這並不能完全怪罪於他,畢竟這主意是對方主動提出的,他也只是推波助瀾了一把。


尚清華主動束縛住自己的雙手,遮蔽住自己的視線。


將自己完完全全的奉獻於他。


只屬於他。


他根本禁不起這種誘惑。


一想到這個人自願讓自己掌控所有,他就沒辦法保持往常的冷靜自持,滿腦子只剩下該怎麼把人鎖在身邊,誰都別想覬覦妄念。...


Kiss22.02

他偶爾會從夢魘中驚醒。

小時候做的惡夢很單一,無非就是幾個道士追在後頭跑遍天涯海角,在他力氣盡失後,將他囚禁於幻花宮的水牢審問折磨。

而等到長大成人、功力越發深厚到無人可及,這個夢也隨之煙消雲散。

他有好一陣子無懈可擊、完美無缺、毫無弱點。

一直到即位的那一天。

那是他一生最黑暗的時光。

——持續了整整一個月的夢魘。

每晚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望著對方的背影離去。

無論他怎麼威嚇、怎麼吶喊,甚至到最後摒棄自尊、示弱祈求,那個人都不曾為他回過身來。

他能感覺到每過一天,他就離失控崩潰的邊緣更進一步。

事到如今回想起來,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撐過來的。

如果是現在的自己,大概分...

Kiss22.01

他不只一次嚷嚷著要把頭髮剪短。


「大王你想啊,這三千煩惱絲每天綁了又拆、綁了又拆,根本就是徒增困擾。還不如乾脆一點,一刀給他個清爽!」


尚清華一面解開細繩,一面看向銅鏡比對道:「短髮應該也挺適合我的。」


他坐在一旁,不予置評的保持沉默,望著對方將整日高高束起的頭髮散開。在那一瞬間,他感覺到心中某個看不見的角落似乎被輕輕撩了下。


他想,他又再誇大其詞了,就憑他那尚未齊腰的黑髮,是能成什麼氣候。


他將視線移到那有些凌亂的綠雲上。


平時沒怎麼保養的髮絲看起來有些毛躁,仔細一瞧還能看見不少打結和...